只是gb淫秽瑟情堆积处
苏笑只是gb淫秽瑟情堆积处
本读者为了看黄捣鼓半个小时终于注册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海棠作者(不是) 平平无奇的小圈文学脑洞堆积处 全是坑 自己爽爽罢了 女主都是娇娇宝宝(′▽`)gb女攻fm
榫卯之交
秉烛游子榫卯之交
有一天两人躺在床上陆嘉:「我有时候真觉得我们的关系像榫和卯。」锺念之嘿嘿一笑:「 ...
绮梦录
色授绮梦录
叛逆少女引诱绝食自杀的吸血鬼…… 一手养大的小狼狗觊觎不老女巫…… 单纯好骗的小记者一步步踏上蛇妖的孤岛…… 女科学家复制过世男友却只成功了一半…… 被献祭的修女落入恶龙的巢穴…… ps:西方元素短片合集,肉与剧情对半,每单元主角不同,1v1,bg向。 吸血鬼、女巫、恶龙、骨科、魔法元素都有。 Part1.【叛逆少女x新手吸血鬼】 Part2.【不老女巫x狼人幼崽】 Part3.【落单记者x守岛蛇妖】 Part4.【仙女教母x病弱王子】 Part5.【联姻公主x反叛兄长】 Part6.【献祭修女x孤独恶龙】 Part7.【魔法少女x反派学长】 Part8.【失贞女王x败类臣子】 Part9.【女科学家x男友复制体】
太功利的后果是被爆肏
乱码太功利的后果是被爆肏
架空咒术设定 双性刺头坚实孟旭炀(受)x温顺病弱竹马孟佳晏x封建冷漠死人一样的b孟昊捷x(后续如果剧情合理酌情加攻……) 孟旭炀的功利心,嫉妒,虚荣向来毫不掩饰,侍从和管家多少厌恶他,他都不在意。 他痛恨太多东西。 痛恨孟佳晏废物一般身躯下流漫的咒术天赋,勾勾手指展现才能于是就维护了家族的荣耀。 痛恨孟昊捷的礼节,气度和容貌。明明身份低下,却从来不需要鞠躬屈膝,追随之人多过自己这个正宗咒术家之子。 嫉妒地想要把他们的一切夺舍。不厌其烦地挖苦陷害。 最后终于是得到了,可喜可贺。不过是他们让自己被迫得到的。以另一种水乳交融的方式。 排雷在此:多结局,每个1都会有1v1结局。以及一个大团圆结局和本人最喜欢的隐藏结局。 孟旭炀是神经病,会自残,带点阴湿的跋扈大少爷。

公告牌

上期强推

玄幻小说

人生摆烂后竟搭上酷似白月光的糖爹
人生摆烂后竟搭上酷似白月光的糖爹
摆烂丧系女主x圣父反差眼镜霸总 双不洁,不一定1v1,替身梗(女主前期把男主当替身) 原生家庭不幸,女主摆烂后想体验一下自毁的快乐,第一天酒吧工作就被男主误当作坐台小姐干到昏厥…… 圣父男主自以为是,想拯救失足少女,没想到越陷越深…… “你要钱我可以给,但你只能陪我睡”

都市小说

身为合欢宗圣女的我在下届搅风搅雨的日子
身为合欢宗圣女的我在下届搅风搅雨的日子
身为合欢宗圣女的袖真因活得过于抽象被师傅踢下届!想要回修真界必经三世劫难,而身为合欢宗门人想要突破金丹期......只有与小世界内的气运钟爱者,让他自愿交予运道和精血才行。袖真有一句妈卖批要讲!师傅有你这么强迫人睡男人的吗!! 我只想神经病的活着有错吗!有错吗!! 世界一:三我真劫历史书很厚,往往一句话便概括了人一生。崇一十四年,冬,历经32年割据一方的袖真终统一天下,荣登帝位。号,真。后世称大真帝国,据史官记载女帝一生未立后,却与三位男子有过恩怨纠缠。?

穿越小说

醉后被高冷哥哥强艹
醉后被高冷哥哥强艹
真骨科、强制、双性、身心双洁、高冷禁欲校草哥哥*淘气鬼小太阳弟弟,强制的时候性格略微压抑 顾燃成年生日宴会喝多了,哥哥一边听着校花对他表白一边对顾燃上下其手 当晚睡在哥哥屋里被强吻、翻来覆去强奸、艹穴 教室里、宿舍里、厕所里、甚至家里,爸妈在客厅吃饭,一墙之隔的地方哥哥都在无休止地艹弄 顾燃崩溃,他把校草学霸哥哥当榜样,哥哥怎么能这么对他

网游小说

[穿书]小师弟只想咸鱼
[穿书]小师弟只想咸鱼
【抬头看左上角,你会发现一个神奇的每周投票键!】wb@桑同学今天也要开心 叶敬酒是个普普通通的当代咸鱼大学生。 虽然自称直男,但在看了一本耽美狗血强制爱修罗场满天飞的NP修仙文后,一觉醒来他就穿成了主角受燕淩卿刚入门的小师弟。 小师弟不仅是魔尊派来的卧底,还有个男人不该有的花穴! 叶敬酒下定决心摆脱一切束缚当条咸鱼,顺便偷摸帮着温柔的大师兄躲避掉那些让人屁股痛的烂桃花。谁知道那些烂桃花转了个向,全朝他的屁股过来了! 师尊岑澜,魔尊花不笑,摘星阁阁主柳奎遥,大雁国小皇帝林时昭,近百年横空出世的修炼天才穆修,这些不好惹的角色通通围了过来,甚至就连大师兄也—— 更可恨的是因这变异的双性体质,他的身体饱受情欲的折磨!每每欲望发作,他的身体便克制不住情欲本能的求欢…… 苍天作证,他只想当条咸鱼! —— 上边的帅哥都会一个一个嫖,有肉,应该就是无脑爽文。瞎写,但是剧情应该蛮多的,会炖肉,我爱帅哥! 群号:962646550 防止海棠进不来的时候追更新(*︿▽︿*)

科幻小说

却下水晶帘(1v1 古言)
却下水晶帘(1v1 古言)
清冷女官vs疯批太子上元佳节,恰逢太子卫朔及冠。是夜,于东宫设宴。却不想平日里清冷自持,滴酒不沾的太子太傅却喝得酩酊。卫朔望向床边跪着的端方少女:“你是前朝公主,他乃当朝太傅,如何识得?”他的指尖轻托她下颌,冰凉气息喷薄在颈。良久,才听她很软很轻的声音。“妾身未名,自是不识,太傅是醉了、认错了。”他仔仔细细玩味着妾身未名四个字,将她压在身下:“那今晚,便给你正名如何?”*檐雨记得广宁五年的元夕。她看见谢昀朝自己走来,踏碎满地冰霜:“今日才觉,檐雨姑娘像极了臣那早逝的未婚妻。”她没看见身后的卫朔,如何将那些不能为人所道的辛秘,如玉树琼花一般碾落一地。很久之后回忆起那一刻,她才知道。东宫灯如昼,见我心上人。原来那人,一直在阑珊处。【注】没有脏烂黄瓜;男主头风发作时会疯,有强取豪夺情节,不喜勿入。

最近更新小说列表

最新入库小说